市场调研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独家调查皓元医药科创IPO迷局供应商疑 [复制链接]

1#
小心过多补充维生素C补成白癜风         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jiankangzixun/redianguanzhu/m/2092.html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涛、朱一欣

编辑:张婷、李欣夷

图源:21世纪经济报道、视觉中国

位于张衡路弄的张江华盛科技园内遍布着多家生物医药,进入大门后右拐第一家,就是皓元医药所在的3号楼。皓元医药的总部大楼有四层,其中仅二层用于生产经营,主要分为包材室、冷库、内包间、仓库和综合办公室,真正用于制造的实验室并不大,大部分时候都只能看到工人们热火朝天地分装包裹。总部大楼外,还有两栋大楼正在施工,工人介绍两栋楼都将为皓元医药所用。距此不远的蔡伦路弄2号,是皓元医药更早的实验室所在地,6月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前去探访时,仍有不少行政、研发、生产人士在此办公。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公司业务正常发展,待张衡路的新办公楼建成后,实验室将整体搬迁至新楼。这只是当前皓元医药大力开拓研发基地的一角。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皓元医药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宁马科创园的研发中心也已经建成,据楼内员工透露,该研发中心不久前才开始正式开工。另一个视角是财报。皓元医药总营收从年年报的1.74亿元飞速增长至年的4.09亿元,净利润从.69万元增长至.96万元。这一数据,已经可以满足第一套科创板上市标准,也是皓元医药申报采用的上市标准。还有一个视角,耐人寻味。还未正式展业合同却“履行完毕”的供应商、低价卖出又高价买回的子公司、避重就轻遮遮掩掩的主营业务、种类繁多但专利稀疏的产品线、包裹着科创外衣的贸易公司……这些碎片让皓元医药的“科创”面孔逐渐模糊。

01

两大供应商不具备生产能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皓元医药前五大供应商中的两家进行实地调查,发现均不具备交易产品的生产能力,资货交割尚待查清。在招股说明书中,皓元医药直言不讳地指出,公司尚未完成自有生产工厂的规模化建设,部分产品的规模化生产主要通过委外生产的方式完成。但在大量委外订单背后,公司的供应商群体却存在诸多无法自圆其说的“疑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皓元医药频繁与成立不久的企业签订“大单”,其中,年11月签下合同金额达到万元的供应商——安徽实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实特”),与皓元医药子公司注册地址重合。记者实地调查了解到,安徽实特目前还未正式展业,但皓元医药却在招股说明中表示,与安徽实特的订单已“履行完毕”。启信宝数据显示,安徽实特成立于年9月2日,注册资本万,注册地址为“安徽省马鞍山市慈湖高新区霍里山大道北段号3栋”,而皓元医药全资孙公司安徽乐研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也在“安徽省马鞍山市慈湖高新区霍里山大道北段号3栋”。而皓元医药全资子公司安徽皓元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皓元”)的注册地址为“安徽省马鞍山市慈湖高新区霍里山大道北段号2栋”,与上述地址相邻。6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实地探访了“安徽省马鞍山市慈湖高新区霍里山大道北段号”,发现该地址为一处名为“慈湖国家高新区科技企业孵化器”的产业园区,但园区内并没有“安徽实特”这家公司。

随后,记者从安徽皓元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安徽实特的实际办公地址位于2公里外的“慈湖高新区宁马科创园”。该园区保安告诉记者,安徽实特位于园区2栋三层,但搬来时间不长,建筑附近还可以看到水泥等装修物料。6月15日,安徽实特某权威负责人表示:“我们(安徽实特)去年才注册,中间来了个疫情,所有进度都慢了,7月份应该会组建人员进场做实验,那边现在只是走了一些账,具体还没有开工。马鞍山那边现在没有人,7月份应该会开工。”事实上,类似于安徽实特的“壳”供应商在皓元医药的招股说明书中并不罕见。年1月,杭州灵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灵运医药”)成立,当年即接下皓元医药.46万元大单,位居第二大供应商,年1月又与皓元签署了.85万元订单。6月1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灵运医药位于杭州滨江区九本文创园,办公场所不足40平方米,室内仅有两张办公桌。一位工作人员确认,公司是做中间体业务,但主要“做贸易这块”,“原材料买过来再卖给下家”。此外,最近三年内连续位列皓元医药第一大供应商的企业——山东邹平大展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邹平大展”),曾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02

主营业绩、供销名单、专利数“神仙打架”

根据其预披露,皓元医药主要从事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药物开发前端)以及原料药和中间体(药物开发后端)两大类型产品。相比而言,在产业生态链中,工具化合物相比分子砌块等拥有更高的毛利水平,在招募说明书中,皓元医药对这项业务并未分列。从数据来看,“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是当仁不让的C位。-年,公司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业务营业收入分别为.49万元、1.51亿元和2.36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46.71%、50.41%和58.49%;原料药和中间体业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6万元、1.48亿元和1.67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53.29%、49.59%和41.51%。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贡献了近六成收入,且所占比重近三年逐年递增;而原料药和中间体收入占比近三年逐年递减。从毛利率上看,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的毛利率高达七成,年-年分别为67.71%、68.29%、70.70%,最近三年逐年递增;原料药和中间体毛利率约为三成,年-年毛利率分别为38.44%、34.78%和38.83%。

但值得注意的是,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并非一个行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研究发现,如果将工具化合物、分子砌块和原料药和中间体分行业研究,工具化合物是其中业绩最具诱惑力的一项。分子砌块位于最前端,是用于设计和构建药物活性物质从而研发的小分子化合物,是研发的重要物料之一。目前A股分子砌块龙头企业——药石科技,年开发合成了近个有特色的分子砌块,毛利率约51.59%。工具化合物在合成路径中处于分子砌块后端,具有一定生物或药理活性的小分子。皓元医药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两种业务平均毛利率在67%-70%范围内,而药石科技分子砌块近三年综合毛利率为51%-62%,由此可以推算,工具化合物的毛利率约在60%以上,高于分子砌块毛利率。中间体和原料药则处于更后期,主要用于临床研究、上市药物、仿制药等,毛利率相对而言更低,九洲药业等上市公司中间体和化学原料药毛利率约为30%-40%,皓元医药该业务毛利率也在这一水平内。但按照上述数据,如果工具化合物为皓元医药的主营业务,则会陷入另一个怪圈。在招股说明书中,皓元医药并没有对分子砌块、工具化合物两者的具体生产、销售、技术等情况单独详细披露,对涉及到的具体产品信息和研制情况也“鲜有着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研究发现,皓元医药招募说明书中,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被纳入一个范畴说明,并未详细披露主要产品的名称、各自成本和利润情况;且在信息披露中,投资人无法获取这项占比超过50%的主营业务的相关运营数据。6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相关问题向皓元医药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根据皓元医药披露的年-年销售额前十大且有较为稳定销售产品,均为中间体和原料药。这也就意味着,占公司总营收超过五成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业务的销售非常分散,即便是在营收规模最高(2.23亿元)的年,皓元医药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业务的终端客户,没有任何一家采购量在万以上。年,则没有任何一家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业务的终端客户采购量超过万元。而在产销信息披露中,亦主要披露原料药和中间体产品的产销情况,对于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尤其是工具化合物反而吝惜笔墨。数据显示,年皓元医药主要产销产品中,销售收入最少的“艾地骨化醇中间体ADA”,年销售量只有克。这就带来一个奇怪的现象,一方面皓元医药基于“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可以打造一个“科创企业”,反而却以“原料药和中间体”为核心,进行了产业运营情况的描述。“这与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产业链条分散有关。”亦有投行人士分析指出。不过其亦坦言,申报IPO企业应该基于信息披露准则,主动披露主要产品的名称、各自成本和利润情况。最耐人寻味的是,皓元医药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